郭超英:潜心研习 艺术之美水到渠成

发布时间:  2017-08-16

幼承家学
他牢记“水到渠成”四个字

“少年时期最快乐的事,就是和伙伴们把孤山前前后后爬个遍。”儿时,郭超英家就在西湖边,西湖山水景色一直滋养着他,带给他无限的艺术灵感。他喜好书画,受父亲、著名书法家郭仲选先生言传身教。高中毕业后,郭超英从事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吴昌硕生活过的观乐楼里制作手拓印谱。当时所拓的《鲁迅笔名印谱》印章,是改革开放后西泠印社出版的第一部手拓印谱,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意义。

此后,郭超英去杭州大学中文系学习,在杭一中担任代课老师,后来还曾在《杭州日报》工作过8年。27岁,郭超英回到了西泠印社,担任《西泠艺丛》社刊编辑。“我这辈子,始终与西湖和西湖文化的代表——西泠印社有着不解之缘。”郭超英说。由于父亲郭仲选先生时任浙江省文史馆馆长、浙江省书协主席,又兼西泠印社常务副社长,因此他曾对儿子提出过在常人眼里近乎苛刻的两个条件,“一是任何时候不能向组织提要求,要踏实努力、认真做好本职工作;二是不能主动提出加入西泠印社,所拥有的进步不要让他人认为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名声所引起。”


博采众长
他是诗书画印兼修的多面手


郭超英的书画篆刻师承卢坤峰、舒传曦、闵学林、卓鹤君等名家,他曾两次进入中国美院国画系、书法系深造,在书法、国画、篆刻创作与理论等方面有着扎实的基本功。由于长期从事金石书画编辑工作,他在诗、书、画、印诸方兼擅。在艺术创作中,郭超英用敏锐的观察力和丰富的技巧去表现对象,既汲取传统,又融于现实生活,显示出高雅的审美情趣和厚重的文化底蕴。


他的书法以行草见长,既承传统又有很强的时代气息,有很高的人文素养以及自信满满的精神状态。在他随意恣肆的草书线条和构成多变的篆隶书中,他的真性情展露无遗。他的绘画博采众长,山水深得元代倪瓒、王蒙的气韵,花鸟则取法明代陈道复、恽南田和近代吴昌硕、吴茀之诸家。那份内心深处对自然景物的挚爱,常常激发着他的创作欲望,因此他的作品蕴含着起承转合的笔意,极具韵味,匠心独运。在他看来,山水画和花鸟画并没有一个很严格的界限。


“我比较欣赏清新灵动、具有文人雅气的风格,这应该说是和我从小生活的环境相契合。在具有扎实表现功力的基础上,充满清雅生动之气的作品,是我企望达到的理想境界。”郭超英在篆刻上也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且面貌明显,在巧妙的分朱布白之余,颇见书法笔意和刀趣石味。作为一位生长于西子湖畔的西泠人,郭超英心心念念的都是对西湖的眷爱以及对作为西湖文化核心的西泠印社金石书画的痴迷。他把这些感情融入创作的作品中,如2011年郭超英“西湖颂”书画展、2013年“西泠寻梦”郭超英西泠山水个人作品展、2016年“西泠印社社员喜迎G20特展”等。在郭超英的作品里,就好似看到了他对艺术人生的态度和追求以及他对时代深沉的思考。


潜心研究
他在艺术路上不断努力前行

由沙孟海题刊的西泠印社社刊《西泠艺丛》,创刊于1979年,至今已有近40年历史,其间,社刊几经改名改版,由《西泠艺丛》到《西泠通讯》再到《西泠印社》,最后几经周折又回到了《西泠艺丛》。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担任西泠印社社刊社报编辑,到2003年任《西泠印社》执行编辑,郭超英几乎独当一面地挑起了社刊从策划组稿到排版编校的整个流程工作。《西泠印社》的学术水准广受海内外篆刻书画界好评。与此同时,他几乎利用所有业余时间,潜心学术研究、撰文著述,成绩斐然,果实丰硕。今年,是郭超英在西泠印社社刊工作的第32个年头。伴随这30年的轮回,他也在实践中不断磨炼成长:“我的一生都献给了西泠印社。”


郭超英是一个低调的艺术追求者,他对于书画的热爱之情,早已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日常工作琐碎繁忙,他就在双休日抽时间练习书画。因此,每逢节假日,就成了他练习书画最好的时间。也正是这份对书画的挚爱,激励着他一次次在赞扬声中平静抽身,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走出属于自己的艺术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