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国艺术家们,惊艳了世界! ┊文创视角

发布时间:  2018-01-09

从最早走出国门的“初试啼声”,到如今频频亮相、参与欧美一线剧院音乐季、世界一流音乐节;从纯粹的交流演出,到如今与国际顶尖乐团拥有同样的演出规格,是八千里路乐与舞的绽放,光与影的共融。


时间如风,不留痕迹将岁月轻轻送。刚刚过去的2017年,世界舞台的追光灯下,中国艺术家们留下无数最美瞬间——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1《霸王别姬》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阿斯特中国庭院


去年9月,上海京剧院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与史依弘主演的传统戏《霸王别姬》在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阿斯特中国庭院连演12场。中国庭院的别致语境与传统戏曲的典雅程式,构成了一道妙不可言的美学互文,这段爱情传奇也平添一番风味。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阿斯特中国庭院


《霸王别姬》是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经典剧目。87年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打开了京剧走向世界的大门。2017年《霸王别姬》在大都会博物馆的展演、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交流以及在3D全景声京剧电影在纽约影院上映。中国京剧人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始终追寻着前人把中国文化带向世界的梦想与足迹。


2比利时安特卫普中央火车站


上海芭蕾舞团的48只“天鹅”们来到了有着“欧洲最美火车站”之称的安特卫普中央火车站,为站台内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们带来了一次震撼的“快闪”演出。剧院中的1800位观众起立鼓掌致意,为此番欧洲巡演画上圆满的句号。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上芭于2017年8月18日启程前往欧洲,在近两个月中奔赴荷兰、比利时两国九个城市,历经54天,共献演40场豪华版芭蕾舞剧《天鹅湖》,吸引了约六万名观众。

在巡演首站阿姆斯特丹皇家卡雷剧院,场场爆满的观众让演出商临时决定在原定18场的演出后再加演一场,总计19场的驻场演出创下该剧院30年来的最长驻场演出纪录。


3上海交响乐团亮相琉森音乐节


2017年8月20日晚,在瑞士琉森文化会议中心,上海交响乐团演奏完这首返场曲后,在指挥家余隆的带领下,三次向观众谢幕。而在场两千多位欧洲观众,也给予“中国声音”四分钟的掌声与两次起立致意。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碧石般的琉森湖与远方的雪山对望,中世纪的教堂与文艺复兴时期的宫厅错落。1866年,音乐家瓦格纳惊叹于这片“真正的仙境”。寓居在此,旖旎的风光为他带来无数音乐灵感。而在他身后,因为1938年起举办欧洲三大音乐节之一的琉森音乐节,更令这座古城成为全球古典乐迷心中的“仙境”。每年夏日,全球最顶尖的乐团汇聚于此。仅在去年,参演音乐节的就有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斯卡拉剧院管弦乐团、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等。

这是上海交响乐团在琉森音乐节的首秀,也是琉森音乐节的舞台上,第一次有了中国乐团的身影。而老牌音乐节和它的观众,感受着恢宏的肖斯塔科维奇《d小调第五交响曲》,同样也随着旅华作曲家阿龙·阿甫夏洛穆夫的笔触,领略了老北京的“胡同风景”。

临别之时,余隆双手合十,放在耳朵一侧,对着观众席做了一个晚安的手势。对于上海交响乐团与琉森音乐节的观众而言,那一晚,都是“良宵”。而以琉森的“良宵”为起点,上海交响乐团在随后的一周中,又踏上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奥地利格拉芬内格音乐节、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的舞台。


4马德里历史宫殿万国大厅引爆18米《绘画的精神》

2017年10月25日,从普拉多美术馆传出的爆炸声划破西班牙马德里的静谧之夜。万国大厅,引爆18米长火药绘画《绘画的精神》,为自己的同名个展“爆破”出最重磅的作品。也令蔡国强成为首位在普拉多现场创作的艺术家。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400年前的普拉多美术馆万国大厅,是“委拉斯凯兹们”驰骋画笔的艺术殿堂,受菲利普四世委托,彼时最杰出的艺术家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捕捉灵感的光影,勾勒美,进而有了《布列达的投降》等旷世杰作。


而属于蔡国强的,却是轰隆巨响的两秒。导火线燃烧几秒凝聚着在场几百位观者的期冀,突如其来的爆破炸裂开时间的缝隙,色彩与情感在缭绕硝烟里渐渐显露:红色如花朵般绽放,连缀着神秘的青与紫如墨迹晕染,随后是大片绿与黄的铺陈,色彩与线条互相缠绕融合,最终在褐色中沉淀凝驻。亲眼见证一部作品的短暂而饱含力量感的诞生过程,不由激起满场惊叹。正如作品的名字,艺术家的感性、工匠般的能力,与画面里的冒险感,便是蔡国强所理解的“绘画的精神”。


5东京国立能乐团的“长恨歌”


又是一出千古爱情悲剧的经典演绎,又是演剧空间与跨文化交流带来的奇妙化学反应。去年年末,日本能乐的最高殿堂迎来600年历史的水磨调。12月20日晚,东京国立能乐堂,昆曲、京剧、能乐、狂言的中日艺术家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诠释了心目中的“长生殿”。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李隆基和杨玉环的爱情故事与白居易《长恨歌》的千古绝唱,不只在中国口耳相传,同样也感动着日本的民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观众席间,还坐着30年前观看过蔡正仁演出的日本皇室成员。步入暮年,再看杨贵妃拿白绫缓缓归矣,仍是噙满泪水。


移除点击此处添加图片说明文字


都说“入乡随俗”。少了上海昆剧团在国内巡演时,连演四晚的鸿篇巨制,却多了京剧《贵妃醉酒》、能乐《杨贵妃》的穿插连缀;没了九龙口、没了上下场门,取而代之的是“桥挂”这样一条悬空的长廊,却也让李杨的感情,多了一份闲庭信步之感。而能乐演出一双白袜即可上台,唐明皇的厚底靴与杨贵妃的彩鞋,有了日本工作人员特制的鞋套,也顺利踏上戏台。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一段中国盛唐的凄美故事,跨越剧种与地域,成为几代艺术家反复演绎传承并发展的经典,实在难得。而经过时间的积淀与文化的互通,得以在同一个舞台交融呈现,更让人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