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开年放大招,132件作品讲述张大千创作之路!┊展讯

发布时间:  2018-01-22

张大千先生是20世纪中国画坛的一代巨匠,于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鱼虫、走兽,无所不能,无一不精。


诗文真率豪放,书法劲拔飘逸、外柔内刚、独具风采。


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后与黄君璧、溥心畲被称为“渡海三家”。


1月16日,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四川博物院和荣宝斋联合主办的“张大千艺术展”开幕,本次共展出张大千作品132件套,以“集古得新”“临摹敦煌”“大风堂收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系统展示张大千一生的创作历程。



集古得新



1919年张大千拜曾熙、李瑞清为师,学习诗文、书画。因二人是著名的鉴赏家,并与上海著名收藏家狄平子、庞莱臣等人交往颇深,张大千得以开阔眼界,长期近距离领会古代绘画中的奥妙。


20世纪40年代之后,在山水画方面,张大千以学习元代王蒙为门径,继而开始追慕五代董源、巨然的画风。

以体悟黄山、华山、雁荡山、峨眉山、青城山之自然变化为楔入点,以高远、平远的图式和独特的笔墨技法为手段,形成了一种崭新的、充满古意的山水画风格。


在花鸟画中,他一方面追求宋代院体富丽金碧的风格,一方面也多作大写意泼墨荷花和“没骨”花卉。



在人物、走兽作品中则兼取敦煌艺术与五代两宋绘画特点,以极富力量感的线条和惊艳的色彩塑造形象,与之前清新简淡的风格相比产生了很大变化。


张大千从文人绘画、院体绘画、宗教绘画甚至民间绘画中汲取营养广收博览,加之其个人的艺术领悟力和创造力,使得作品能够集古人之大成,并有所创新。


临摹敦煌




敦煌石窟保存了4至14世纪间的700多个洞窟,有壁画4500多平方米,彩塑2000余身,是举世瞩目的世界文化遗产。


它展现了1000多年间中国艺术的发展脉络,尤其以五代之前的艺术遗存最为珍贵。


张大千正是对敦煌艺术进行全面整理、临抚、学习、继承和发扬的先驱之一。

1938年张大千居于成都时,友人严敬斋多次向其描述了敦煌石窟中所存的魏晋隋唐时期的珍贵壁画,这直接促使张大千产生了赴敦煌考察的愿望。


探求高古艺术面貌,从中汲取创作的营养,以临摹的方式将千里之外的珍贵艺术展现于公众面前,皆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

张大千有备而来,骡马拖运行李达11车,特地从青海塔尔寺重金聘请七位唐卡画师,专门调配研磨矿物颜料和画布加工,耗费黄金5000余两,用了20年才还清这笔债。在物质条件极困苦的条件下为洞窟编号,共计309窟。其间还要提防土匪侵扰。尽管条件艰苦,张大千要求大家按原始尺寸临摹,对颜色进行复原,恢复初成时鲜艳的色彩。


从1941年3月至1943年11月,两年零七个月,共得摹本276件。涉及佛像、菩萨像、佛本生故事、说法图、经变图、供养人像、藻井装饰图案等多种题材


今天我们看到的临摹作品,当是张大千合众人之力而成,当然他是其中的灵魂人物,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他们主要采用先以玻璃纸勾摹轮廓,然后利用日光透出正稿并标以颜色的方法。


在形象和用笔方面,以一丝不苟的态度将壁画的形象描摹出来,又试图以自己的推断在摹本中还原因年代久远而产生变化的色彩。

临摹敦煌的经历,使得张大千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的转变,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生动,线条流畅而富于变化,赋色浓艳又不失端庄。


作品带有了更多职业画家工细,富丽的风貌,与单纯的文人画风拉开了距离。


大风堂收藏



张大千身兼书画家、鉴赏家、收藏家和作伪高手等多重身份,其书画收藏与创作有着紧密的联系。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张大千以唐寅、陈洪绶、石涛和八大山人等明清画家的作品为主要收藏对象。

四十年代之后,则尤其关注五代宋元名迹,收藏了包括董源《溪岸图》、《潇湘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赵佶《祥龙石图》、王居正《纺车图》、王蒙《夏日隐居图》等诸多名作。



张大千与一般收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正在于,他不仅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自身的视野,扩大师承的对象,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作所用。


大千师友


张大千一生跌宕起伏,极富传奇色彩。在书画艺术方面,他拥有高超的笔墨技巧和卓越的艺术表现力,是二十世纪中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同时,他与当时许多著名书画家交往密切,有些甚至成为一生挚友,他们互相交流艺术观点,品评、交换书画藏品,甚至一同合作作品。

其艺术启蒙受二兄张善孖影响最大,之后拜曾熙、李瑞清二人为师,广泛接触“海派艺术”;经汪慎生、周肇祥、陈三立等人介绍结识溥心畲、齐白石、于非闇等北京画坛名家;


经徐悲鸿、黄君璧等人介绍结识广东画坛高剑父、何丽甫等画家、收藏家。


与此同时,张大千还积极参加了“寒之友”、“烂漫社”、“黄社”等艺术组织,不断丰富扩展其艺术交往范围。

在旅居海外之后,张大千还在巴黎拜访常玉、赵无极、潘玉良等华裔艺术家,并与毕加索会面,接触西方艺术的发展状况。


大千用印




篆刻艺术于方寸间写天地之无穷,与书法、绘画一同被视为中国书画艺术“三绝”。


张大千一生用印之多,选印之精,钤印之规整,同时代的书画家无出其右者。

张大千年少时便享誉艺坛,且能自运篆法,奏刀制印,可以说他对于篆刻艺术非常了解。


他一生中所用印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名家所制。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象牙等,偶用昌化鸡血石。

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藏、鉴赏等内容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画作相得益彰。




张大千不凡的人生经历与卓越的艺术创作为世人所瞩目,其艺术深受人们的喜爱,创作兼及释道、山水、人物、花鸟、走兽各门类,既精于工笔小品,也擅长写意巨作。他从文人画、宫廷绘画、宗教绘画甚至民间艺术中汲取营养,广收博览,以其个人的艺术天赋与勤奋,集古人之大成,推陈出新,成为20世纪最具传奇色彩、受欢迎的大画家。徐悲鸿曾誉:“张大千,乃五百年来第一人也!”